从收受贿赂到主动索贿 膨胀贪欲铺就沉沦之路
来源:解放日报    发布时间:2017-11-14

长宁区绿化市容局原局长朱启珩落马

  长宁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原局长朱启珩的沉沦之路,就如同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剧情一般。他虽没有一堵现金墙,却也有着膨胀的贪欲,身后跟着阿谀拍马的老板以及贪恋财富的情妇。

  对奉承和红包来者不拒

  朱启珩生于1958年5月,16岁入伍,服役27年。2001年转业到地方,先后在长宁区工业党工委、天山路街道办事处、区绿化和市容管理局(以下简称“绿化市容局”)等单位担任领导职务。

  他是在区绿化市容局局长的位置上落马的。2012年至2014年间,区绿化市容局推动中山公园与虹桥古北地区景观灯光提升这两项市政工程,区政府为此提供了大笔财政经费支持。多个工程队都想承包项目。朱启珩发现自己一下子吃香了,到处有人请吃饭、送卡、送礼,年底到郊区开工程总结会,更是吃喝玩乐不断。此后,朱启珩频繁出现在施工单位组织的饭局、牌局中,对行贿者的奉承、红包来者不拒。

  贪官总有侥幸心理,在大肆收受贿赂的同时,他认为只要没有直接为行贿者牟取利益,只是暗示下属提供帮助,就可以赖账。朱启珩在权钱交易中尝到甜头,渐渐变得欲壑难填,一个红包三四万元只是蝇头小利,远远不能满足他对金钱的渴望。一家电器公司老板蔡某通过中间人结识朱启珩,为争取一个大项目,一次性给了朱启珩300万元好处费。朱启珩收下贿赂款后,暗示下属在项目竞标中给蔡某提供帮助。

  朱启珩到案后还想抵赖,说这笔钱是对方为答谢他帮助改进设计思路支付的设计费。可面对检察官手里的铁证,他终于如实供述罪行。

  情妇直接干涉工程发包

  朱启珩长期与一名女性李某保持不正当两性关系,两人婚外育有一子。后来他与妻子离婚,疯狂敛财,以满足李某的物欲和生活开支。紧接着,为安顿李某和孩子,朱启珩打算买房。他主动找到熟识的一个企业负责人。“我跟他说想买套房子,他说多少钱?我说要贷款的话200多万元。他说200万元就算借给你的,先拿去用。”朱启珩就此轻松拿到200万元。

  从收受贿赂到主动索贿,朱启珩也担心东窗事发。为掩盖犯罪事实,他在收款时企图以借贷等理由逃避罪责。但此时,李某的贪念被彻底点燃,她常对朱启珩提及“你要跟这些老板吃饭,我也要去”“你跟哪个老板认识,我也要认识”等,她不满足于收缴朱启珩带回家的红包,在得知朱启珩要外出参与应酬活动后,便主动要求陪同,甚至直接干涉绿化市容局的工程发包。一方面,她采取“合股”参与工程项目的方式从中分红;另一方面,她以告发朱启珩受贿犯罪为要挟,要求朱启珩将某些项目发包给其指定的公司,包括自己亲戚名下的公司。

  朱启珩到案后,李某抛下儿子闻风出逃。两年间,长宁区检察院始终没有放弃对李某的追捕和劝返。今年10月,李某终于投案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