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家协“保姆黑名单”试点1年叫停
来源:新闻晨报    发布时间:2018-7-12

  去年6月,沪上出台首个家政行业地方标准,紧随其后,去年7月,长宁区家协首推防“黑”系列措施,新保姆需提供无“黑”证明,“黑保姆”将列入“黑名单”。一年过去了,长宁区家协试点“保姆黑名单”情况又如何了呢?记者重新回访长宁区家协,相关人士回应称,由于试行“保姆黑名单”遭遇巨大压力,以及效果不佳等原因,如今已无奈叫停!

  保姆涉“黑”将被逐出

  据悉,去年6月,本市推出并实施的家政行业地方标准包括《家政服务溯源管理规范》、《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基本要求》、《家政服务机构管理要求》三部分。其中最为敏感的是,标准明确:保姆上岗应符合国家相关法律规定的从业年龄,无刑事犯罪记录,无精神病史和传染病。标准首次提出溯源管理要求:首次从事家政服务的保姆应提供当地公安部门出具的无犯罪记录证明;提供个人身份证明材料、从业时间及经历;提供前一家任职的家政服务机构或提供服务的客户出具的评价意见或推荐信等。

  为了让标准尽快落地,长宁区家协召开了《上海家政服务标准》宣传贯彻会议。同时出台“黑保姆”评判标准,如果被认定为“黑保姆”,将列入区家协“黑名单”。保姆涉“黑”随时会被逐出区家协所属家政企业。同时,设置了保姆入职门槛,即首次入职家政公司的保姆需要提供无“黑”证明。

  “黑名单”仅内部流传

  “‘保姆黑名单’推出后,在区家协所属爱君、千户等18家家政公司中试点。”长宁区家协相关人士透露,期间,有七八位保姆被列入“黑名单”,列入“黑名单”的保姆主要是因为证件作假(健康证、上岗证、身份证等);3次及以上不参加面试,或面试后不上岗;接业务后,与雇主联手“跳单”等。

  “当时我们家协确定了4种情形属“黑保姆”,另外加上6种情形,总共10种情况会被列入“黑名单”。出于隐私保护,“黑名单”只在区家协内部流传,不对外。

  叫停原因

  1备受质疑协会有没有权利推“黑名单”

  就在实施“保姆黑名单”制度后的第三个月,被列入“黑名单”中的两名保姆就来到长宁区家协吵闹,她们认为区家协的做法不客观不实际,做法欠妥,给她们戴上“黑帽子”后让她们在众多家政公司中抬不起头。两名中的一名张阿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是自己一时糊涂从地摊上购买了假的健康证。

  张阿姨回忆,那天她匆匆从老家赶来上海,经小姐妹介绍来到家政公司,匆忙中身上只带着身份证,却没有健康证。家政公司提出要健康证后,那位带她进家政公司的小姐妹急中生智,暗暗告诉她有办法搞到,出了家政公司大门,她随即把张阿姨带到了卖假证的地方,随后买了张假证。

  “去医院检查大概要花百把块钱,还要一项一项检查,买假证花钱少,速度又快,我是一时糊涂走了地摊捷径,才干了糊涂事。”事后张阿姨表示,愿意改正,但没有想到因此被列入了“黑名单”。“只是感觉区家协做法上不妥,就因为买了张假健康证就给我戴上‘黑帽子’,这让我怎么也想不通。”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一旁的保姆发出了多种不同的声音。有保姆认为,将张阿姨列入“黑名单”确实有点过头,“绝大多数保姆学历低,看问题简单,在入职长宁区家政公司时,并没有把作假行为看得很重”。同时,一些保姆质疑,保姆到底违反了哪些规定可以上“黑名单”,是不是违反了长宁区家协的这10条就要上“黑名单”?这个问题很值得商榷。另外,其权威性同样值得怀疑,政府相关部门有权发布“黑名单”,而区家协也是否有权推出“黑名单”呢?

  2效果打折不在长宁,在外区照样做保姆

  刘阿姨同样被列入“黑名单”,但刘阿姨却能逍遥“法”外。据悉,刘阿姨是因为“跳单”而被列入“黑名单”,取消上岗资格的。据刘阿姨打工的家政公司介绍,刘阿姨找上门来要求做保姆,网上查询后发现,雇主陈女士也正好要找这样的钟点工,于是双方一拍即合。但就在家政公司牵线之后,刘阿姨和陈女士双方都突然取消了需求,这让家政公司疑窦顿生。事后经了解家政公司发现,是刘阿姨和陈女士跳过了家政公司,双方都省去支付中介费后,刘阿姨还是去了陈女士家做保姆。于是,该家政公司上报区家协,将刘阿姨列入了“黑名单”。

  不过,取消入职资格后,刘阿姨并没有太在意,之后,刘阿姨与黄浦、静安、虹口等多个家政公司挂钩,而且大约在一个月之后就找到了工作。

  “外区家政公司不知道长宁区家协在实施‘保姆黑名单’,即便知道了,外区家政公司也不会在意‘黑名单’,所以自己在外区找工作一路顺畅。其实,‘跳单’的事在业内很平常,即便让其它家政公司知道了,他们也不会太在意的。”

  “不光是刘阿姨,凡是被列入‘黑名单’的保姆,大都另谋高就,即在长宁区家协之外的家政公司找到了工作,这也是试点遇到的难点,试点达不到杀一儆百的效果,由此,很多保姆看在眼里,对‘黑名单’抱着无所谓的态度。”长宁区家协该人士告诉记者,试点企业却为此付出代价,保姆流失,严肃的制度难以得到贯彻执行,由此直接影响到试点家政公司的效益。

  3水分不少提供材料难,有些材料真假难辨

  要求提供相关材料也是一件难事。爱君家政的工作人员称,当他们向保姆提出提供相关材料(无刑事犯罪记录、无精神病史和传染病等)时,很多保姆会告诉他们,当她们向当地相关部门提出出具相关材料时,当地有关部门往往不出具相关材料。

  不提供材料还好,提供了材料更麻烦。一些接受采访的家政公司反映,几名递交材料的新保姆,除了派出所出具的无犯罪记录证明外,其他材料如履历、前任雇主家庭和家政公司的推荐证明等都很难验证其真假,即便是真的,也不知道写推荐证明的雇主、家政公司会不会言过其实。

  洁轮家政的工作人员拿到过一份新保姆递交上来的前任雇主家庭和家政公司的证明材料,其中不乏“好”、“优秀”、“成绩突出”等过度包装的言辞,整份材料把保姆描写得没一丁点缺点,“如果对该保姆不了解,通篇读下来会让人感觉该保姆就是一位典型劳模,英雄榜样”。该工作人员表示,水分肯定很多。对于记者提出的“派人员验证相关材料”想法,多位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都认为“不太可能”,这是因为多数家政公司的人手少,如果要验证,花费时间长,投入的人力、物力多,想要逐个验证效率很低。

  [长宁区家协]

  家政诚信体系应在全市范围推行

  试点“保姆黑名单”无奈叫停,是否意味着试点失败了?长宁区家协不这么认为。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副会长、长宁区家协会长夏君认为,建立诚信体系是国家近年来推行的一项重要制度,也是每个公民应该做到的基本要求,叫停是暂时的,应该在更大范围,更全面地落实建立家政诚信体系。

  根据试点的情况,夏君认为,家政行业建立诚信体系首先必须有制度保证,即只有在国家的相关政策制度制定并落实到一定程度,在多部门协同配合下,才可能更严肃、更顺畅地落地。其次,家政诚信体系应该在全市范围推广执行,这样可以避免出现“长宁不打工,其它区照样做保姆”的情况。

  市社会信用促进中心主任傅春告诉记者,“失信黑名单”是政府部门在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中联合惩戒的专属名词,由相关的行业主管部门发布,发布后在行业监管和服务领域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应,行业协会等社会机构发布“失信黑名单”存在合规性和公信力的问题。

  傅春提出,在行业信用体系建设方面,行业协会等社会机构可以通过建立符合行业发展和具有行业特色的信用评估体系,发布相应的信用评估结果,如公布五星信用企业、四星信用企业等,行业协会还可以发布信用警示企业名单等,可以起到告知市民和提醒市民的目的,降低市民的识别成本和风险成本。

  “在行业信用信息共享方面,目前由市社会信用促进中心牵头建设的上海市市场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协助各个行业、各个服务平台建立的信用管理体系,在全市层面形成了市场信用信息的共享,有效推进了跨行业、跨区域的联合奖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