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裹屡被盗,快递“顽疾”怎么解
来源:新闻晨报    发布时间:2018-12-6

  不久前,一名中通快递员在普陀区长风地区配送快件时,临时堆放在一小区的8件快件被盗,此事引起了舆论的关注。之后,这名快递员无奈自掏腰包,对丢失的快件逐个赔付,4名犯罪嫌疑人也被警方迅速抓获。

  其实,类似情况并不罕见,一旦快件被偷,几百到数千元的赔付款,对快递小哥而言,无疑是一笔较大的费用。不少网友表示,从现在快递小哥派送快件的方式来看,包裹被盗的隐患确实存在。

  那么,如何才能杜绝快件被偷?

  快件被偷情况并不少见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一辆辆装满快件的电动车停在居民楼下无人看管,而等待两三分钟的时间,便会有一名快递小哥小跑下楼,骑上电动车赶往下一家派送。

  对于这样随意停放电动车的行为,不少快递小哥早已是见怪不怪。一名圆通的快递员就表示,“就停几分钟,很快的,东西这么多,又不可能全部带着跑上跑下。”

  一名申通快递的网点负责人告诉记者,虽然很多小区内有监控,“但是如果去一些老小区或者比较偏僻的地方派送的话,这样停车,的确会有快件被偷的风险。”

  该负责人表示,在今年“双11”后的快递高峰期,“因为我们网点就在小区旁边,来来往往人特别多,卸货的时候,放不下的快件就暂时堆放在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几个小件不见了。”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事实上,快递被偷的情况并不少见。

  丢件、少件是“老大难”

  上海市邮政管理局每月都会在官网公布消费者申诉情况通告。记者在“快递服务申诉”中反馈的数据中看到,今年1月至10月,虽然在数量上相比去年同期有一定减少,但“丢失短少”基本都与“延误”和“投递服务”共同位列申诉问题的前三名。

  以今年10月为例,消费者申诉快递业务的主要问题中,投递服务申诉共计75件,延误申诉74件,而丢失短少则有53件。今年4月,丢失短少申诉共计138件,投递服务申诉143件,延误申诉91件。而在去年4月,丢失短少申诉共计242件,投递服务申诉310件,延误申诉157件。

  可见,消费者在使用快递服务的过程中,丢件、少件始终是主要的“老大难”问题之一。

  运输车辆安全系数低

  记者在采访快递员时了解到,快递运输工具安全系数低、疏于看管等是造成快件丢失的主要因素。

  现在,不少快递企业在末端最后一公里的配送上,以两轮电动车为主要运输工具,这样的电动车虽然在行驶时便捷不少,但是安全系数也相对较低。

  在网点分拣快件完毕后,快递员便会将小件放置在敞开的车篮内,放不下的快件则装入麻袋,再用绳子固定在电动车两侧,而非采用上锁的密封箱。

  此外,很多快递员忙于派送,将装满快件的车辆随意停放,疏于看管,给别有用心的人以可乘之机。

  增加派送人手,能否降低风险?

  快递员派送有难处,但是消费者的快件却要因此承受一定的风险,对此,就有市民表示,为何快递员不能一次只拿一批快件,等一栋楼的快件配送完毕,再进行另一轮配送?或者干脆多安排人手,降低派送风险?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道,在末端派送上,快递企业往往都是由一名快递员负责一个区域的多个小区。这样一来,快递员的派件量上去了,收入多了,但是压力也变得更大了。快递员的派件量大,如果为了规避快件被偷的风险,而采取一次只派送一栋楼的快件的方式,那么一天下来,派件任务根本完不成。

  此外,该业内人士透露,现在,快递企业的员工流动性太大,“人手紧缺是大部分快递企业都面临的问题。”在任务重、人手紧缺的情况下,在一个小区安排两个或两个以上快递员进行派送,对企业而言无疑是一个相当棘手的问题。

  为何不加强派件车辆防盗措施?

  也有市民提出疑问,为何企业不给快递员配备带有防盗措施的车辆?

  据了解,之前,不少快递企业都让快递员使用电动三轮车送件,但是因为电动三轮车对于城市交通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现在三轮车已经逐步淡出消费者的视线,随之而来的则是穿梭在大街小巷的两轮电动车。

  但是如果给送件车辆加装防盗措施,采取上锁等方式,对快递小哥而言,无疑会降低派送效率,从而影响收入。

  另外,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快件丢失普遍存在于一些加盟类的快递网点,“因为加盟网点给末端的派送量非常大,对时效也有非常高的要求,但又不可能配备太完善的车辆等设备,否则成本就会增加。”

  物业代收,可以继续推进吗?

  人手增加有困难,完善车辆企业又觉得成本太高,难道,对于防止快件被偷,企业就无法可解了吗?

  对此,快递专家徐勇建议,可以尝试将部分快件放置于每个小区物业处。

  早几年,不少快递小哥都会选择由物业代收业主快递,但是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不少小区物业都在代收后发生过快件丢失的情况,“很多客户的快件都会找不到,物业也觉得烦,慢慢的就都不收了。”一名快递从业人士说。

  除了物业觉得麻烦之外,徐勇还认为,“放物业这里,成本也是个问题。”

  徐勇表示,以现在快递员的收入,将快件放置在物业处的做法并不可行,“如果快递员要将快件放在物业处,就必须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可是派送一件快件,可能快递员赚7毛,物业就要收1元。”

  而记者从部分快递员口中了解到,想要将快件放在物业那里,费用则要由快递员个人支付,不同的小区物业在收费标准上也各不相同,“我们一天送几百件快件,能赚多少钱?放一件快件再付点钱,不可能的。”一名中通快递小哥说。

  [业内建议]

  快递企业不能只算“经济账”

  现在,一旦发生快件被偷的情况,往往快递员都是第一责任人,最后再由快递员和快递公司共同赔偿,徐勇表示,目前发生在快递行业的丢件情况,“有时涉及的金额不会很大,所以警方也不会立案。”但是。对于快递员而言,一旦出现要赔偿丢失快件的情况,就意味着很多天白干了。

  而对于不少消费者而言,在快递小哥一车的快件中,可能会有一些重要文件、信函,这些物品对于消费者的价值,绝非一些金钱的赔偿可以弥补。

  作为快递企业对这些应该心知肚明,而增派人手、提供完备的运输车辆以及继续推进与物业合作的三套方法实施不存在技术或者沟通上的难度,但核心问题还是“成本”过高。“就是丢失快件的赔偿成本,现在是小于采取三种措施所提高的成本,而消费者权益的问题,那就再说了。”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快递企业在这件事情上算的是“经济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