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婴幼儿健康成长护航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杜晓 实习生 戴雪晴   发布时间:2019-7-27

  今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要求依法逐步实行工作人员职业资格准入制度,对虐童等行为零容忍,对相关个人和直接管理人员实行终身禁入。

  根据《指导意见》,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组织起草了《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征求意见稿)》和《托育机构管理规范(试行)(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管理规范》),并于日前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提出依法建立托育机构及其工作人员黑名单制度。

  《法制日报》记者了解到,托育通常指根据3岁以下,尤其是2-3岁幼儿家庭实际需求,提供全日制、半日制、计时制等规范化、多层次、多样化、可选择的育儿服务。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行,婴幼儿数量增多,人们对幼儿托育服务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

  托育行业发展迅速

  监督管理亟须强化

  葛静(化名)是一名1岁孩子的母亲,家住北京市东城区。在她看来,托育机构的安全质量、师资、环境、价格等是家长最为关注的问题,如果找不到既合适又放心的机构,不如选择家庭式养育。

  据了解,原国家卫计委2016年在北京、上海、广州、沈阳等10个城市的调研数据显示,超过1/3的被调查家长表示对托育服务有需求,而调研样本中实际的入托率为5.55%。2017年,国务院妇儿工委在四省市的调查数据显示,48%的家长有托育需求,而调研样本中实际的入托率为4.29%。

  “孩子是家里所有人的掌中宝,送到托育机构实在有些不放心。一个老师管好几个孩子,难免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尤其是个别托育机构还发生过虐童事件,难以想象老师会对弱小的孩子做这样过分的事。”葛静认为,对于托育行业来说,孩子们的安全无疑是最重要的。

  2017年11月初,携程托管亲子园教师打孩子的视频在网上流传。视频显示,教师除了殴打孩子,还强喂幼儿疑似芥末物。事发后,上海市长宁区警方以涉嫌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对携程亲子园的3名工作人员以及实际负责人郑某依法予以刑事拘留。

  今年3月21日,上海市浦东新区教育局、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联合发布通报称,市民反映的浦东新区凯瑞宝贝(北蔡店)出现疑似虐待幼儿情况属实。凯瑞宝贝(北蔡店)系上海紫育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经营,无早教、托育服务资质,目前已停止经营;两名涉事工作人员被实施刑事强制措施,公安和检察部门已启动调查取证程序。

  北京蓝鹏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起淮认为,托育行业在我国快速发展存在一些助推因素。国家层面出台了不少政策,如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正式宣布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国务院办公厅印发《指导意见》等。资本也纷纷涌入托育行业,目前市场上对于专业托育机构旺盛的需求与供给失衡,早幼教市场分散,行业巨头较少,加上隔辈教养带来的隐患,让更多的年轻夫妇选择将幼儿交给专业机构托管。

  “托育行业准入门槛较低引发了一些问题,比如行业规范、法律法规有待进一步完善,托育机构从业人员职业素养参差不齐,监督管理需要进一步强化。”张起淮说,有的地方出台相关规定,托育机构的从业人员应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品行良好,身心健康,热爱儿童,热爱保育工作,但在托育机构招聘实际过程中难以完全按照上述要求筛选出真正有责任心、对婴幼儿有耐心的从业人员。甚至在对有的负面事件调查过程中发现幼教无证上岗,更没有接受过专业的职业培训。

  中国社科院人口研究所副研究员伍海霞认为,托育工作属于公共服务的范畴,国家需要承担引导、规范、监督、管理的责任,设立明确的托育机构准入制度,规范托育机构的服务和管理体系,明确托育服务管理监督部门及其职责,并颁布相关服务管理办法及完善相关法律条文,用来更好地约束管理托育行业,惩治侵犯儿童权益的托育机构和个人。

  黑名单严把入口关

  保护儿童身心健康

  此次发布的《管理规范》拟规定,各有关部门应当将托育机构及其工作人员信用信息纳入全国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实施守信联合激励和失信联合惩戒;依法建立托育机构及其工作人员黑名单制度,禁止有虐待、伤害婴幼儿记录的机构和个人从事托育服务。

  伍海霞认为,设立托育行业黑名单制度有两大积极意义。其一,能够杜绝有案底的机构、人员再次侵犯儿童权益。其二,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对托育服务人员群体起到警醒和震慑作用,有助于减少托育服务中侵犯儿童权益的不法行为,更好地保护儿童的身心健康。

  在张起淮看来,黑名单制度契合了公众对于托育服务质量标准及安全指数的要求,有效地将存在职业道德隐患的从业者拒之门外,从而筛选出真正热爱托育行业、符合托育行业准入标准的从业者。

  “托育黑名单通过科学的制度和严格的程序为婴幼儿健康发展保驾护航,有助于消除托育行业的市场痛点,加强公众与托育机构之间的信任,从而实现精准识别、全面覆盖、有力控制托育行业的潜在风险,避免有不良记录的从业者以职业流动的方式来躲避从业限制。”张起淮认为,对于如何落实黑名单制度、界定虐待婴幼儿的行为、托育机构如何做到不包庇有问题的从业者等后续问题仍需进一步完善。

  伍海霞认为,虽然黑名单制度在内容和范围上做了设定和完善,但是还需要认识到,黑名单制度是发生侵犯儿童权益事件后采取的措施,如何进一步防患于未然,做好事前管理,避免类似侵犯儿童权益的行为发生,将伤害降到最小,把负面行为扼杀在摇篮之中,值得人们进行更多思考。

  此外,还有观点认为,对托育机构和个人禁业黑名单可做进一步扩展,以划出更大的保护范围。如有家庭暴力、猥亵、性骚扰记录或倾向的人,以及有严重性格缺陷的人,也应该列入限制或禁止从事托育服务的黑名单中。

  对此,张起淮认为,对托育行业进行从业限制是社会的共识,但对禁业黑名单是否进一步扩展有待商榷。虽然拓宽黑名单的对象范围有利于实现与其他系统的信息共享,但在对禁业黑名单延展的同时可能会发生“误伤”,比如如何界定有严重性格缺陷的人,此类人的信息记录和信息共享如何实现。相关信息可以进一步拓展,但有些信息只能作为参照标准,帮助托育机构精准识别和综合判断,而非将所有具有相关记录的人员直接拒之门外。

  建立事中监管制度

  加大侵权惩罚力度

  《管理规范》拟规定,托育机构监控报警系统24小时设防,监控录像资料保存至少90日,不得无故中断,随意删改监控资料。

  伍海霞认为,这是维护手无寸铁、不大明事理的三岁以下儿童权益的基本要求。在此基础上,应当将托育机构监控录像资料定期在有关部门备案、留存、检查,便于及时发现问题,纠正错误;严格监督托育机构监控录像资料中断,删减等事件,追究相关人员法律责任。

  《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黑名单制度也受到托育行业工作者的大力支持。一名托育机构工作人员说:“黑名单制度将施暴人员记录在册并禁止其从事托育行业,这是违规人员应受的惩罚,也促使其他托育工作者和机构更加自律。有了相关制度的规范,托育行业发展将会更加健康、透明,让更多家长信任我们,愿意将孩子放心地交给我们。”

  “两个征求意见稿的发布说明了国家对婴幼儿的保护力度不断提高,黑名单制度更是给家长们吃了一颗定心丸。”一位家长认为,征求意见稿中的有关规定如果能够落实到位,孩子们的安全和教育都有了保障,将极大减轻年轻父母的育儿压力。

  “征求意见稿对托育机构正常运转的硬件和软件作出了规定,对规范托育市场行为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未来需要进一步强化托育从业人员的责任,提高其责任意识。在相关法律法规中,加大对托育机构服务人员侵犯儿童权益行为的惩罚力度。”伍海霞说。

  张起淮建议,对于托育机构还应建立事中监管责任制,一旦托育机构的从业人员发生虐童行为应由国家有关部门对托育机构进行相应处罚,并对该托育机构的从业人员进行排查。对于托育行业从业人员要加强在岗职工的专业技能、职业操守培训和心理疏导、提高托育行业从业人员的福利待遇和服务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