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地或有20万菲佣打“黑工”
来源:劳动报    发布时间:2017-8-11

  上周,一则源自菲律宾媒体的“菲佣入华”报道引起了各方的关注。目前,内地尚未对菲佣敞开大门,劳动报记者了解到,在内地,至少有20万菲佣打着“黑工”。不少家政业内人士表示,出于保护本地劳动力、菲佣后期监管等考虑,短期内内地放开菲佣不太可能。

  自贸区“尝鲜”菲佣入境

  根据菲媒的报道,中国内地将向菲律宾家政服务人员敞开大门,预计在北京、上海和厦门等5个城市推进,双方正在研究为菲佣提供10万比索(约合人民币1.3万)月薪的可能性。此后,中国驻菲律宾大使馆新闻发言人李凌霄表示,不掌握此事情况。菲律宾驻华使馆也称,双方仍在商讨阶段。

  菲佣是菲律宾的一块国家招牌。有数据显示,菲律宾目前有700多万人在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从事家政服务工作,占全国人口的7%左右。这些人每年寄往菲律宾的外汇占菲律宾外汇总收入的约1/4。在很多国人眼里,菲佣具备较好的服务意识、专业度高、英语流利。“到目前为止,除了一些相关政策开了一些小口子,中国内地还没有向菲律宾家政服务人员敞开大门。”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秘书长张宝霞说道。

  今年3月底,上海自贸区首个外籍家政人员居留许可成功受理。来自菲律宾的Mary接过了浦东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办公室民警办理的私人事务类居留许可。其作为上海某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刘先生聘雇的外籍家政服务人员,可以长期有效地在上海居留一年。这张加注“家政服务”的居留许可,也是浦东公安分局出入境管理办公室落实出入境科创新政后,首次成功办理外籍家政服务人员居留许可。

  据悉,在新政策实施前,外籍人员一般无法在华合法从事家政服务。科创新政中明确,符合认定标准的外籍人才,在获得永久居留资格或持有工作类居留许可后,凭雇用合同、经济担保、人身保险及健康证明等材料,可以为其聘雇的外籍家政服务人员申请办理私人事务类居留许可(加注“家政服务”)。

  然而在张宝霞看来,由于审核严格,通过这种正规途径入境的菲佣数量不多,而内地大部分都是“黑户”。“这部分菲佣数量在内地超过20万人。”

  月薪七八千较香港翻番

  政策不允许,为什么还有如此多的菲佣和中介愿意铤而走险?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收入。

  在静安区一条小马路上,记者看到了一块写有“菲佣、月嫂,外派国内一线城市以及发达国家”的牌子。中介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在上海暂时不接受聘用菲佣,如果到周边城市,则可以“操作”。“因为上海查得严,一旦抓到,罚款5万余元,得不偿失。”据其透露,其手上拥有数十名菲佣,分布在深圳、上海、江苏等多地,年龄大多在30岁左右,可以由雇主当场面试。不过其也坦言,这些菲佣都是“黑户”。“月薪一般在7500元-8500元/月,中介费一年8000元。”

  歌珊地(上海)家庭服务有限公司董事长赵玉兰在香港的家中雇用了2名菲佣。据其透露,菲佣在香港的收入为4200港币/月,这个收入标准仅为内地的一半,相比于其在菲律宾本地千余元的月收入,更是极具诱惑力。“很多菲佣在离港期间,就是冲着内地的高收入,通过中介的关系从澳门转珠海进入内地。”

  菲佣入华,也让不少“黑中介”获利颇丰。赵玉兰说,雇主在支付菲佣工资的同时,还要承担高昂的中介费和入经费。“少则上万元,多则10万元左右。行业里面最高的,中介费达到30万元。”

  “地下菲佣”隐患重重

  在嘉定区的一隅,菲佣Nora和她的三个伙伴住在不到一间10个平方米的改造小屋里,两张上下铺的床位,几乎占据了屋子的所有空间,只剩下一条狭窄的走道。改造屋的地下就是一条下水道,每到晚上,哗哗的水声打破夜的寂静,让人难以入眠。

  Nora很担忧,她说她的签证早已过期,找了好几家中介公司,大的公司都不敢要,只能在一些小中介里接一些钟点工的活儿干。“一个小时价格是40元,中介从中抽走10元,我们能拿30元。”虽然接了单子,但Nora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每天的单量并不稳定,无法找到一个长期的雇主,让她的收入来源也是“断断续续”。“大部分钱都寄回家里,身边只剩几百元,所以只能租住在这里。”她这样说道。

  张宝霞说,眼下的“地下菲佣”存在很大的隐患,雇主被骗的案例不胜枚举。“其实,国人总觉得菲佣英语好,服务地道,但真正到生活习惯和做饭,都会存在不习惯的情况。”有相关人士透露,有些地方平均两三天就有雇主或中介曝光逃跑的菲佣,也有很多黑中介专门接收逃跑掉的菲佣,甚至有部分中介直接参与教唆菲佣怎么逃跑、偷东西等,这种中介一旦有客户咨询,他们都会以各种承诺促使客户签单,一旦交了钱,接下来出任何问题他们就不管了。

  在赵玉兰看来,即便菲佣能够合法进入内地,也需要进行规范的培训。也有本地的家政行业职工在提到菲佣问题时,显得并不担心。“市场需求很大,但真正的本地化服务,我们本地阿姨能够做得好,不担心竞争。”

  短期内放开并不容易

  前不久,由国家发改委等17个部门联合发布的《家政服务提质扩容行动方案(2017年)》提到,2017年家政业营业收入要达到4000亿元以上,增长率超过20%,从业人员数量达到2800万人左右。市商务委副主任吴星宝也曾表示,上海今年上半年家政市场的规模同比增长超过3成。

  市场需求不断扩大,也让菲佣入华的呼声越来越高。但是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出于保护本地劳动力、菲佣监管等诸多考虑,短期内要放开并不容易。相反,菲佣如果能进入内地市场,也势必会起到鲶鱼效应,带动本地家政服务行业的发展。

  张宝霞认为,各类市场目前都进入了细分期,国内家政行业还有很多可改进之处。今年,上海出台了家政服务地方标准,将有效地规范本市家政服务的市场行为,提升服务水平。今后,还将推进立法,从现在的鼓励提倡阶段上升至法律层面,从源头上解决市民寻找诚信安全家政员的问题。“制定行业标准、提高准入门槛,无疑将创造更多更高标准的家政人员就业。”

  “在香港,我们是先去入境处拿合同,等到菲佣香港,在办理居留签证,年限长度和合同长度一样,每几年重新签一次。在来之前,我们通过中介在视频里和菲佣进行见面。”赵玉兰说,内地如果要引入菲佣,可以模仿香港的模式。“当然,实际上菲佣也并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完美。她们的英语也带有口音,她们的服务技术也是需要教的。”在她看来,菲佣和内地阿姨最大的区别在于,菲佣确实勤劳肯干,她们可以两年时间不回家,而国内阿姨则相对不那么稳定。

  “借菲佣之长,补我们之短。如果引进菲佣,需要明确一些有能力监管、服务的中介进行管理,需要像香港一样,对菲佣的信息进行逐一备案,设立黑名单制度。这对中介要求很高,既要语言相通,最好能够和菲律宾当地有培训合作。从这个角度而言,不仅仅是一张许可证,还需政府、中介等各方共同努力。”赵玉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