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婚嫁陋习须依法而为
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18-8-6

  戴先任

  要改变婚嫁陋习,使用急风骤雨式的强制手段显然不行,而应该依靠和风细雨、润物无声的教化作用。同时,也要加强乡村建设,带领农民脱贫致富。

  近日,河北省石家庄市赵县大安六村因一纸村规民约引来了很多人的关注。民约中对红白事分别给出了具体的操办标准,其中一条标明“彩礼超两万元按贩卖妇女或诈骗罪论处”,这份村规民约迅速被人们传到了网上,引起热议。有人点赞支持,但也有人提出质疑,这样的规定是否真的能刹住高彩礼的风气(8月2日《河北青年报》)。

  在很多地方,尤其是广大农村地区,结婚需要男方付给女方彩礼钱,有的地区形成了相互攀比彩礼金额的风气,谁家的彩礼多,谁家便有面子,便能在亲友面前抬起头说话,以致进入恶性循环,彩礼越来越多,远超过了当地农民的负担能力。有的地方甚至出现贷款娶媳妇的现象,有的夫妻借钱结婚,婚后出外打工还债等等。

  大安六村制订这样的村规民约,初衷虽然好,也切中了当下多地彩礼普遍较高的社会痛点。然而“彩礼超两万元按贩卖妇女或诈骗罪论处”这样的村规民约却显得杀气腾腾,而制订这一村规民约的基层组织,也显然没有权力随意对村民定罪。对收受巨额彩礼这样的现象自然有必要进行遏制,但要遏制这一变异风俗,需要移风易俗,循序渐进,需要加强宣传教育,而不是通过行政手段进行强制干预。因为对私权利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对公权力来说,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

  婚姻异化成了一场交易,相互攀比彩礼的现象确实很不正常。但这种变异风俗并非一朝一夕所成,传统风俗、男女比例失衡、农村贫穷等因素,都是农村彩礼节节攀升的客观原因。要改变婚嫁陋习,使用急风骤雨式的强制手段显然不行,而应该依靠和风细雨、润物无声的教化作用。同时,也要加强乡村建设,带领农民脱贫致富,让年轻人愿意在农村生活,栽下梧桐树,才能引来金凤凰。如果只是限制彩礼金额,反倒可能让更多姑娘不愿嫁到农村来,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正所谓“爱情敌不过面包”。

  大安六村整治婚嫁陋习的初衷值得肯定,基层治理要能走向善治,也需要基层组织的积极作为,但“彩礼超两万元按贩卖妇女或诈骗罪论处”却暴露了一些基层组织欠缺依法治理的意识与能力,暴露出基层治理困境,此事不可小觑。为了整治基层存在的高彩礼风气这一社会痛点,却又暴露出了基层存在的法治盲点。而社会痛点显然不能用粗暴的非法手段来拔除。

  现实中,一些基层组织要么不作为、慢作为;要么乱作为、滥作为处于两个极端,这都是很多农村地区基层治理失序的重要原因。基层治理不能不作为,也要避免乱作为、越权行事,要能紧守权力边界。对此,上级部门就要加强监管与指导,规范微小权力的使用。别拿村官不当干部,这也是为了把微小权力的运行纳入法治轨道,从而有利于基层治理走向法治与善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