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德结合拯救农村亲情伦理危机
来源:法制日报    发布时间:2018-8-7

  杜晓

  农村亲情伦理危机造成的突出负面影响之一,就是导致农村自治能力下降。亲情伦理是维系农村自治的重要纽带,亲情伦理一旦发生断裂,农村自治也将难以维系。

  据媒体报道,近日,湖北荆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局、司法局联合发布《关于敦促将家庭成员接入安全住房共同生活的通告》,要求凡家庭有安全住房,而部分家庭成员仍居住在危房的,必须立即主动将其接入安全住房生活。

  上述通告主要针对当地存在的一大问题:“部分农村家庭自己住好房父母住危房”。在传统乡村生活中,亲情伦理占据着重要位置,农村居民对于修族谱、祭祖之类的活动通常都乐此不疲,人们还有一个比较直观的感受就是农村的“年味儿”要比城里更浓郁。近年来,随着城镇化进程提速、人口流动速度加快、信息传播方式增多,传统乡村生活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其中一个突出表现就是亲情伦理危机日趋严重。此前,湖北恩施州巴东县也下发过类似文件提到这一现象,还指出,“更有甚者,以让被赡养人居住危旧房屋为手段,骗取、套取国家资金。”

  农村亲情伦理危机是农村社会结构发生变化带来的结果,也是广大农村地区走向现代化过程中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农村亲情伦理危机造成的突出负面影响之一,就是导致农村自治能力下降。亲情伦理是维系农村自治的重要纽带,亲情伦理一旦发生断裂,农村自治也将难以为继。如果子女让父母住危房不尽赡养义务,那么这样的子女在农村自治中将会丧失话语权,其他农村居民尤其是年纪较大的农村居民也会因此对自治生活充满疑虑。千百年来,我国农村一直有着深厚的自治传统,能够较好地消化处理掉一些矛盾纠纷,农村亲情伦理危机的最终后果是导致农村矛盾纠纷化解能力下降,某些矛盾开始暗流涌动。

  此次湖北荆州司法机关联合出手治理“自己住好房父母住危房”现象,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重塑农村亲情伦理体系需要最大限度发挥法治的作用,要用法定的权利义务逐步巩固传统亲情伦理所定义的各种关系,使之在农村现代化进程中具有刚性约束力。另一方面,重塑农村亲情伦理体系的过程,也是在新时代强化农村自治传统,提升农村矛盾纠纷化解能力,推进农村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的过程。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各地有关部门可以借鉴湖北一些地方的做法,针对当地农村亲情伦理方面存在的深层次问题进行联合治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德主刑辅、礼法合治,不断完善乡村治理体系,为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打下良好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