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套取百万元奖金上海一岁鸽比赛作弊者获刑
来源:新闻晨报    发布时间:2018-8-29

  为套取百万元的高额金奖,上海两名信鸽爱好者竟然在比赛中通过设置AB棚、用高铁运送鸽子等手段造假。2017年5月31日,晨报刊登《鸽赛前四名鸽子复检时俩死了俩卖了》一文,独家率先披露上海第十六届一岁鸽特比大奖赛作弊事件。随后司法机关介入调查,去年7月1日,前四名鸽主被刑拘,8月4日,李某、张某、杨某以及龚某被检察机关正式批准逮捕。日前,长宁区法院对这起诈骗犯罪案作出一审判决,龚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张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多飞18公里却快51分钟

  去年5月初,晨报接到信鸽爱好者王先生爆料:当年5月1日举办的上海市第十六届一岁鸽特比大奖赛中,有人造假。记者在采访多名参赛的信鸽爱好者以及上海市信鸽协会相关负责人后,详细梳理了龚某、张某作案的几种可能性。文章见报后,给相关部门调查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

  早在去年的2017年2月15日,上海市信鸽协会就公布了《2017年上海市第十六届一岁鸽特比大奖赛比赛规程》,定于2017年4月29日19时-21时在军体俱乐部集鸽,5月1日在长江以北某地司放,司放距离为600-700公里。4月29日,集鸽上笼参加比赛的鸽子为5850羽。5月1日早晨,这批鸽子在河南虞城开笼放飞。

  当天16时36分14秒,直播电脑上跳出成绩,第一名产生,鸽主李某,空中飞行距离656公里。5分多钟后,第二名产生,是张某的鸽子,空中飞行距离647公里。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开始蹊跷起来:第三名又是李某的鸽子,第四名还是张某的鸽子。“也就是说,李某的两只鸽子分别获得了第一名和第三名,张某的两只鸽子分别获得了第二名和第四名。李某第一名的鸽子,比17点27分59秒报到、空中飞行距离638公里的第五名鸽子快了51分钟。”王先生这样告诉晨报记者,当天,5850羽鸽子从河南虞城返回上海,并成功报到产生成绩的鸽子,只有69羽。第一名空中飞行距离比第五名长18公里,时间却快了51分钟,这是非常罕见的。当天晚上,王先生等鸽迷就向上海市信鸽协会相关负责人提出了质疑。

  杀鸽灭迹:俩死俩卖了

  上海市信鸽协会当即展开调查,要求对前50名的信鸽进行复查。然而,就在这时,前四名的鸽子有两只因鸽棚倒塌死了,有两只被卖了找不回来。晨报就是在这个时间点介入调查报道的。上海市鸽协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相关负责人说,作弊的基本套路就是晨报报道中提到的“两个鸽舍,人代鸽飞”、“扩大足环,老鸽参赛”以及“鸽子去飞,足环分离”等伎俩。

  记者从长宁区法院了解到,为骗取该次信鸽比赛的奖金,龚某、张某等人通过作假取得2017年上海市第十六届一岁鸽特比大奖赛的前4名。去年4月29日,龚某、张某分别将自己驯养的信鸽送交上海市信鸽协会参加5月1日的比赛。5月1日,他们的参赛信鸽先后归巢,包揽了此次比赛的前4名。根据比赛规则,前4名的奖金总额为109.25万元。

  由于众多鸽迷的强烈质疑和上海市信鸽协会的调查,两人做贼心虚,商议后将作假信鸽杀死,并告知主办方参赛信鸽已灭失,放弃成绩和奖金。

  两人均不上诉认栽了

  法院调查还原了龚某、张某等人作弊的经过:他们先是用驯养经年的老鸽子冒充比赛要求的一岁鸽,然后采用两地交替驯养的方式,让信鸽分别认识两地饲养点的鸽棚,最后在比赛中让信鸽搭乘高铁归巢,骗取好成绩。

  据龚某交代,他从2016年就开始准备这次比赛。由于每年比赛集中放飞地都在河南商丘,他便出资在河南找人饲养这批信鸽。经过一段时间放飞,让信鸽认识河南饲养点的鸽棚,然后,与张某一起将信鸽带回上海饲养,又让信鸽认识了上海的鸽棚。

  去年4月29日将参赛信鸽交给赛事主办方后,两人便驱车赶到河南饲养点。5月1日早晨,参赛信鸽果然飞回河南饲养点,两人便将它们装入牛奶盒中,乘坐高铁返回上海。5月1日下午,两人将信鸽带至各自的饲养点放飞,造成参赛信鸽自己飞回的假象。最后,包揽了前4名。

  在成绩引发质疑后,赛事主办单位向警方报案。两人因涉嫌犯诈骗罪被依法逮捕。

  日前,长宁区人民法院日前对这起诈骗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龚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3万元;被告人张某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两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