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心父亲将新生女儿遗弃医院一年半 终因遗弃罪获刑
来源:新闻晨报    发布时间:2018-10-11

  2016年5月26日,徐某妻子早产生下一名女婴可可(化名)。可可一出生就被发现有新生儿呼吸窘迫症、坏死性小肠结肠炎等疾病,经过医院与家属共同商量,孩子被转入某医院接受治疗。但是自入院起,徐某再没有来看望过她……

  不听劝坚持要生下孩子

  徐某在闵行某养老院工作,但收入不算高。2001年,他与妻子施某结婚,因妻子有智力残疾,每月靠领补助过活。次年,两人生下一儿子,但初为人父的喜悦,很快就被一个晴天霹雳打破——儿子被查出为智力三级残疾。

  直到2016年,施某再次怀孕。但是,在社区医院产检时,医生建议她终止妊娠,同时将其转入上级医院检查住院治疗。上级医院的医生也告诉她:“你现在肾功能不全,还有高血压和糖尿病,妊娠的时候伴有这些严重疾病是非常危险的。建议终止妊娠。”

  之后,社工和医院员工多次到徐某家中,劝说施某终止妊娠。但徐某并不听劝。

  2016年5月,孩子早产,并被查出患有新生儿呼吸窘迫症、坏死性小肠结肠炎等病症。医院与家属协商后,将孩子转院进行治疗,产妇则留在生产的医院住院养病。

  孩子病情好转生父仍失联

  徐某跟着医生把可可送到新医院,交了300元手续费,留下联系方式后就走了。之后,徐某去医院送了一次孩子的生活用品,就再也没有去过。直到2016年7月初,可可的病情好转,并达到出院标准,院方依然无法联系到徐某。此后,医院于2016年9月、12月,2017年1月、3月、4月等数月,均多次通过打电话、发短信或者寄信等方式联系徐某,都没有回应。

  通过社工调查发现,徐某在闵行区所住房子系其妻及岳父拆迁所得,该房是一套重点学校的学区房。2014年,徐某在本市金山区购得一处房产,二人将闵行、金山的两套房子均以每月2500元的价格租了出去,而自己则搬至松江租房居住。据徐某所在单位提供的证明,徐某每月的税后收入为4000元,另外单位偶尔还有一些其他的费用发放。

  闵行区检察院承办检察官还从居委会了解到,徐某的妻子和儿子均因智力残疾,每月共有约3400元补助。徐某说:“当时,收到医院的出院通知后,看到上面写的医药费,觉得太多了,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我就没去医院接孩子。”

  生活条件符合扶养能力

  通过医保和少儿住院基金的帮扶,徐某支付了部分费用并承诺偿还剩余医药费后,便将可可接回家中照顾,并承诺履行抚养责任。

  社工在完成对徐某的调查和评估后,向承办检察官透露,其认为徐某目前在生活条件上符合扶养女儿的能力,其应当增强自身的责任感。

  经审查认定,徐某本身具有稳定工作和收入,并有房产和固定住处,却为了逃避支付医疗费的义务,故意将女儿滞留在医院一年半多,拒不履行扶养义务,情节恶劣,其行为已触犯《刑法》,应当以遗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2018年3月,闵行区检察院以遗弃罪将徐某起诉至区法院。

  在量刑建议方面,承办检察官考虑到徐某有坦白、主动接回孩子等从轻情节。同时,因其妻子身患疾病,照顾孩子的重任落在徐某一人身上,故建议判处一年以上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可适用缓刑,并要求其在社区矫正期间接受亲职教育。

  三个月后,闵行区法院作出判决,以遗弃罪判处徐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